庶女太妖娆 第7章 初战

此刻孙勇身体都有些发抖,这不是什么害怕担忧,而是激动,就像是沙漠中即将要渴死的旅人突然碰到了绿洲一样,心中的狂喜是难以遏制的。

难以想象,若不能完成孙龙下达的任务的话,未来究竟如何?

要知道,虽然孙勇也姓孙,但与孙龙完全不同,孙龙是嫡传血脉,至于他,只不过是一个下人罢了,根本就没有任何孙家的血统,甚至这个姓都是被主家的恩赐。

就论身份地位的而言,即便是孙冰都比他高贵上无数倍,毕竟不管怎么样,孙冰好歹也是义子。

激动过后,孙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,同时心中狂笑:“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,孙冰我可真得好好谢谢你啊,你也是时运不济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自来投。

我们两个人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,功法殿前你那般羞辱我,再加上我未来的前途还有小命,就只能那你来顶缸了,你就安心的去吧。”

说到这里,孙勇一点也没有反思自己以前的行为是多么的可恶,总是把错误归咎到别人身上。

至于孙冰在走进落云镇中就发现了孙勇,尤其是对方那仿佛想把他吃了的眼神,心中暗暗一笑:“没有想到把你激出来了,正好孙杨估计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了,你过来刚好陪他下地狱。”

只不过现在毕竟还是在落云镇中,来来往往有着无数的居民,孙勇暗道:若是强抢的话,目击证人实在是太多了,更何况还不能让孙冰知晓秘籍在谁那里,只能偷过来了。

其实不管用什么方法,孙勇都不介意,毕竟孙冰已经出现了,最起码有一个目标,同时心中也是信心十足,就算孙冰能够修炼又如何?他已经到了淬体境四层,根本就不是刚刚踏入修炼的孙冰所能抵挡的。

孙冰现在也在纠结,虽然自己现在很想要击杀对方,但却不能暴露出来,因为离开了孙家,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获得武功秘籍,所以只能期待能够找到一个机会。

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,然后擦肩而过,可以说是两人都各有心思,但目标却惊人的相同,那就是希望对方死。

不知不觉,夜已经深了。

今晚的夜色格外的凄凉,就连往日那皎洁的月光也被乌云遮挡,瞬间让整个落云镇漆黑无比,只有豪门大院中才有亮光传出。

“月黑风高杀人夜。”一个偏僻的房间中,孙勇换了一身漆黑的衣裳,就准备前去偷功法秘籍。

孙冰的住所相当偏僻,这也是他自己的选择,反正他在家族中的存在感相当低,远离人群正好,甚至此处连巡逻的侍卫都懒得前来,只要没有发生天大的事情,这里根本就不会引人注目。

所以孙勇的行动相当胆大,不多时就来到了破旧的门前,小心翼翼的朝里面窥探,可还没有等他查看清楚,突然间耳边传来了一阵声音:“不进来坐坐么?”

这让孙勇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,肌肉瞬间紧绷,向后一跃,房门打开,就看见孙冰正在房中盘腿而坐,一柄木剑横放在腿上,似乎已经等待良久了。

“被发现了”这是孙勇脑海中唯一的念头,只不过他不但没有逃跑,反而面露狠色,因为现在退去想要再回来偷那就更难了,还不如改成强抢,直接抽出了自己的随身宝剑。

望着那一道闪过过来的寒光,孙冰并没有任何担忧,反而充满了兴奋,上一次击杀孙杨,其中起到主要作用的还是他这辈子出的第一剑,蕴含的精气神太多了,如同拔刀斩一样,威力强大,对方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,直接一招瞬秒,最后却得不到任何战斗经验。

今天正好有一个对手能够让他磨砺自身,当下手持墨色木剑,与面前的孙勇进行战斗。

木剑与铁剑接触,只发出了一声闷响,竟然丝毫没有被斩断的迹象,这让孙勇的双目中闪烁着浓浓的惊讶,因为在他的心中,孙冰不过是刚刚能够修炼罢了,至于他则已经淬体四层了。

虽然说这一剑被挡住了,但孙勇也没有丝毫担心,因为这就是他的随手一击罢了,能接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不过态度就有些认真了:“没有想到你竟然能接下我的随手一剑,接下来就要小心了。”

说罢,直接的使用基础剑法,再次挥剑上前,只不过孙冰望着那有些粗陋不堪的剑法,嘴边嘲讽一笑,每一剑都能够巧妙的击中对方的破绽,哪怕他的力量再怎么强大,也根本无济于事。

一时间,两个人就已经交锋数个回合,小院中只能听到剑舞声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孙勇的心中已经渐渐生出了一种恐惧,他实在没有想到,才短短数日不见孙冰,对方竟然已经这么强了,同时心中充满了嫉妒与狠辣。

若说原先孙勇只不过是想把那秘籍偷过来陷害他的话,现在就不想多此一举了,反而倾向于在今晚就把孙冰击杀,哪怕这其中有暴露的危险,他也不管不顾了。

因为按照这个趋势走下去,要不了多长时间孙冰甚至能够超过他,一想到自己以前如何欺负对方,他就不由得一阵心慌。

孙冰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对方的转变,虽然还能寻找到剑法之中的破绽,但是他自己的速度跟不上了,力道也差上不少,压力越来越大了。

这让孙冰眉头稍皱,同时心中暗叹:在这个世界上,虽然武技相当重要,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自身境界,若达到了一力降十会的境界,哪怕再怎么精妙的技巧也无济于事。

只不过,此刻的孙勇见对方还能够勉强赵家,心中是又气又怒,心道:看来必须得把你当成一个威胁,不能再隐藏了,口中喝到:“清风徐来。”

精钢剑瞬间化为璀璨的寒芒直接刺出,凌厉而飘逸,甚至还伴随着阵阵剑风,很显然这就是功法殿中的《清风剑法》,孙冰对于这一招还有一些印象,因为这就是《清风剑法》的第一招。

也对,毕竟孙家的功法殿中只有两种剑法,《纵横剑法》基本上是无人问津的,那么剩下大多学习的应该是《清风剑法》了。

“来得好”,感受到了这一剑中的威胁,孙冰双目中闪烁着惊喜的光芒,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尤其是体内有一种力量想要迸发出来。

“难怪都说在生与死之间徘徊才是最佳的磨砺时机,在这一招下,我甚至都有一种要突破的感觉。”孙冰心中暗暗感叹。

但是他丝毫不惧,甚至还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,先前与孙勇对敌,一直以来使用的都不过是基础剑法罢了,现在正好试一试这半个多月以来的成果。

孙冰身子一侧,右手一转,木剑跟随着他的动作,使出了《纵横剑法》第二式荡平四海。

这一下孙勇的双目中写满了惊讶,他实在是没有想到,孙冰竟然也已经成功修炼了黄级下品的武技,只不过他并不认识这一招,毕竟家族中根本就没人修炼成功过《纵横剑法》。

电光火石之间,他只能仓促的躲闪,木剑与铁剑相交,甚至发出了丝丝火光。

但在这一剑之下,孙勇的左臂竟然被割开了一个口子,若是他的动作再慢一点的话,甚至整条手臂都不保。

这也是因为孙冰第一次正式与敌人交战,虽然武技的熟练程度有余,但对敌经验不丰富,容易犯错,正是因为如此,孙冰才一直与对方缠斗。

若不然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击杀对方,毕竟初期孙勇实在是太轻敌了,再加上剑法破绽大,若那时动手,绝对一招制敌。

孙勇可不知道孙冰的脑海中在想什么,也不认为自己只是一个磨刀石罢了,反而头皮发麻:“孙冰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,剑法还这么高超?”

但目光狠辣,现在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了,比可能手下留情的,当下铁剑一撩。

“狂风暴雨。”

这是《清风剑法》中最强的一招了,也是其特点的主要体现,一个快,给予狂风暴雨般的攻击,令敌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就消亡了。

可以说,但孙勇使出的这一招,在孙冰的眼中,却出现了无数个破绽,根本就没有把其中的精髓发挥出来,甚至他都没有使用《纵横剑法》,不过轻轻一刺,就强迫孙勇停止了手上的动作。

除非他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,若不然继续下去,他肯定会死亡。

“看来应该送你上路了,你已经带给不了我压力了,孙杨还在下面等着你呢!”感受到孙勇那完全重复的套路,让孙冰有些乏味,毕竟他是想要磨砺自己,但这样根本就没有压力。

这话让孙勇的双眼紧缩:“什么,不可能,你不可能这么强的。”

但事实就是这么残酷,在孙冰说完这句话之后,手上的动作顿时快了很多,然后黑夜中闪过一道亮光。

“纵剑诀第一式一刃夺命”

再一看,孙勇已经毫无声息,原地只剩下孙冰冷漠的身影,在夜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清冷。

良久之后才能听到一阵淡淡的话语:“你是第二个。”

相关文章

小说推荐

更多